初二历史小论文

2014-01-06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和达•芬奇共进午餐

15届(5)班 王天浩
    我是威尼斯公爵的夫人。当我与公爵一同外出时,遇到了达芬奇。他的头发凌乱无比,手里一直不停玩弄着自己制成的小型飞行器模型。“这真是个奇怪的人,走路也要研究科学。”我口中念念有词,我的丈夫则激动地冲向达•芬奇,“先生,我们可否邀请您今晚在米兰格雷契修道院餐厅共进晚餐呢?”达•芬奇欣然答应前往。
    这位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天才带着他的绘画材料来赴晚宴。而我的丈夫也邀请了十一位艺术天才一同赴约。米开朗琪罗,拉斐尔也都参加了这次晚宴。
    “各位艺术、建筑方面的天才,你们每个人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为了让我们共同努力,我提议,举杯共度这个美好的夜晚!”我的丈夫起身,所有十三位都起立拿起酒杯——除了达•芬奇,我冷笑一阵,“呵,这人派头这么大!”我的丈夫却很体谅他:“唉!达芬奇每4小时就要休息15分钟,也望大家多多包涵。”达芬奇这时突然蹦了起来,“我知道了!”那其余的十多位天才望向达•芬奇,达芬奇却沉默不语。我提议道:“好,今天这个美好的夜晚,我们不谈艺术,只谈生活。”
    达•芬奇突然把眼睛瞪得溜圆,大声地叫了起来:“对!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太阳也不是!”我怔了一下,手中的玻璃杯掉落在了地上,划伤了我的右手,“噢!”我疼得大叫起来,我的丈夫为我简单包扎后,我望向了其他艺术家,他们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有些厌恶。我的丈夫连忙起身:“达•芬奇又在进行自己的科学研究了,来,我们继续享受美好的晚餐。”达•芬奇却又大叫起来:“一定是正确的!”。我强作镇定,说道:“那可否给我们讲述一下您的依据呢?如果没有依据,那还是算了吧!”达•芬奇却又摇摇头,“算了,还是等以后再说吧!对不起,打搅了美好的晚宴。”
晚宴将近结束,达•芬奇突然提议,要画一幅壁画,他请我们入坐,而这位天才则用他独具匠心的笔一点点勾画成型。那是一次晚餐。一个人站在中间,而旁边坐着十二位教徒,那十二位教徒有人惊恐,有人愤怒,有人怀疑,而有人慌张,而不同与普通绘画,它一反平列于饭桌的形式,而他在角落画出的一位门徒则手握钱袋贪婪而慌张,我恍然大悟:这是基督教中犹大出卖耶稣的一幕啊!达•芬奇又突然转向我们,思考一阵后在他的壁画上添了几条奇怪的线,口中念念有词,当我看到大气雄浑的气势和耶稣的正义凛然时,不禁鼓起了掌。“不如叫《最后的晚餐》吧!”达•芬奇又提议道,“好”。他又突然走向我,“亲爱的女士,我可以为您画一张肖像画吗?”我的脸火辣辣的,最终也同意了,“可是我的右手……”“没关系,在我的画里是不会出现这个问题的。”过了半小时,当我走向这张画时,我惊呆了,那浅浅的,神秘的笑容,和那近乎完美的右手,那旁边的几位天才围上来,也都被那笑容和那双手征服了。
    我们走出了米兰格雷契修道院餐厅,就在他要把这张肖像画送给我时,他却突然冲了过去,夺走了那幅画,狂奔着离开了餐厅,我望着达•芬奇远去的背影,不禁笑出声来。

和恺撒共进午餐

15届(3)班 夏雨辰
    还记得2032年那年轰动世界的发明——虫洞时光桥,作为它的发明者,我再次来到它的旁边,旋钮被转到公元前44年3月15日,地点被锁定在了罗马首都的宫殿。
    周围的一切都幻化了,我静静闭上眼睛。
    “今天的午餐准备好了。”一个声音说。“好,我这就去”。一个洪亮的声音答道。睁开双眼,一个身着华丽的裘衣,手里执着黄金权杖的身影映入眼帘,这就是恺撒了。“还有,赛瑞斯,你也来。”我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大厅。
    “坐吧,听马可斯说你是从远方来的使者”,他脱下裘衣,“真是热啊”。
    “我来自中国,对,也许你不知道,那可是个大国啊。我一向仰慕您,盖乌斯先生。”
    “哦,过奖了。”他笑了笑,“不过看着现在这么大的国家,我也很自豪。”
    他拿起了桌上的烤肉,我接着问:“听说有人建议您称帝,您却未曾答应,是吗?”
    “我已58岁了,不想再麻烦了。建立帝国还是等子孙们来做吧。”他递给我一盘烤肉,说“现在,该是放松一下的时候了。”
    一个身着轻甲的卫士闯了进来,见到我有些诧异,却没多顾忌开口道“元老院的领袖马可斯布鲁图斯说有急事要见您,”他大声说。恺撒起身,抹抹嘴,说道:“失陪了”,便转身离开。
    “且慢!”我说,“如果这是您最后一顿午餐,您……”
    他大笑起来,“我已做了我该做的,死亦无憾。”他大步离开了。
    我知道,这就是他的最后一餐。几分钟后,元老院传来了一阵惊呼,暴乱开始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独裁者之一——盖乌斯•恺撒,就此殒命。
    这是公元前44年3月15日,罗马颤抖不已。
    “我已做了我该做的”,我喃喃道。没有人注意,一个身影,离开了宫殿。

和拿破仑共进午餐

15届(3)班 傅吉婧
    1820年,法国塞纳河畔的餐厅里。
    我望着对面优雅地用餐刀切着鹅肝的那个人,笑道:“拿破仑先生,在圣赫勒拿岛过得可好?”他的刀停了下来,盯着那个盘子看了一会儿,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已经第二次被流放了,在岛上虽然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却也过得安稳。”
    “拿破仑先生,这次特意把您从岛上接来,是为了来了解您的一些情况,看守只给了我2个小时,您不用对这次谈话有任何的压力。就当是一次朋友间的谈话好了。”我拿出纸笔,问道:“可以谈谈您对于从93年以来的历次战争的看法吗?”他放下刀叉,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这些战争对我而言是胜利的体现,我多次击退了反法联盟,还镇压了国内的叛乱,很了不起,不是吗?”“那后两次呢?不再是反击而变成了侵略,也是胜利吗?您觉得自己还很了不起吗?”他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说:“那是彻底的失败,不但战争失败,也是我内心的失败,都是我的野心在作祟,要不是我进军西班牙,封锁英国海外贸易,进军莫斯科,又怎会引起民众的不满呢?我又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我看到他眼中深深的落寞,这位末路英雄后悔了吗?换个话题,我说:“嗯……我们谈谈战争以外的东西如何?比如《民法典》或是法兰西银行之类的?”他黯淡的眼神忽然明亮起来,语气中带着一种胜利的喜悦:“这些是现在最让我骄傲的事了!《民法典》《商法典》和《刑法典》都让法兰西昌盛起来了,不是吗?”“那还想问一下,您对于创建成立公立学校和法兰西大学的初衷与看法是什么?”“为了培养人才,法兰西很需要科学研究和技术方面的人才,依我之见,大学与中学的发展一定会带动法兰西的发展。每一个公民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那下一个问题,你……”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我回头看了看门口的军官,又看了看表,起身道:“时间过得真快,很高兴能与您有一次如此真诚的对话。”“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再见了。”“再见。”我目送他离开,心中充满敬意。
    回到报社,我坐在打字机前,在约稿上打下这样一段话:
    “他是一个巨匠,他是一个伟大而真实的人。他也有罪恶,也有欲望,他也会贪婪,也会疏失。但他的实质,是一个拥有雄才大略的军事家,他的辉煌,我永远铭记。”
    1821年,我得知拿破仑先生去世的消息,眼前又浮现了那个身材短小,肤色黯淡的人。我想起了他的黑色毛发,他飘荡的黑袍,和他阴暗无底的眼。
    “你真是个大梦想家”,我对长眠于荣誉军人院的他说道。

和伊凡四世共进午餐

15届(2)班 张馨语
    这么多年来,,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么多年受到大贵族的欺压,我终于有机会在他们面前扬眉吐气了……。
    我谨慎地走进内殿,参见这位“伊凡大帝”。他神情严肃,示意我坐下,我轻声道谢后入座。宫中所奉上的菜琳琅满目,他拿起餐具后,我也切下一小块牛肉送入口中。牛肉的味道不错,而我却无暇细细品尝。这位少年时游走于各集团之间,争权夺利,见惯了阴谋诡计的沙皇令人生畏,我要小心应对。
    “说正事吧。”他打破了沉默。这本是一顿没有对外声张的午餐,他的潜台词我自然明白。
    “是这样,陛下”,我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您应该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统一俄罗斯。大贵族们势力太大了,对国家发展不利。”
    “那其他人的看法呢?”他不紧不慢地问道。看着他淡淡的表情,我放松了些,说道:“我们中小贵族支持您的改革,愿为陛下效劳。”
    “那好,你听我说,我准备把领土划分为两个部分,一为特辖区,归我直接管理,一为普通区,主要为边远落后地区,归贵族领主管理,这样就可以削弱他们的势力了,你看如何?”他声音不高,语气却异常坚定。
我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我只不过是他手中的木偶。但尽管如此,只要能扳倒那些大贵族,我也心甘情愿,“陛下英明!”
他放下刀叉站了起来:“你愿意跟随我,效忠我吗?”
    “我愿意”,我字字有力。
    “好,我现在就任命你去组建一支绝对忠诚于我的军队,我需要他们毫不留情地铲除我不愿见到的人。记住,绝对忠诚!”
    “是,陛下。”我竭力控制着内心的恐惧,这样的残忍与严厉,我今天需要直面。我想离开,逃离这个无情的宫殿。
伊凡•瓦西里耶维奇,真是恐怖的伊凡!

和尼古拉•哥白尼共进午餐

15届(7)班 须宇辰
    今年,是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诞辰540周年。波兰全国举办一系列活动,来纪念这位曾经改变了人类宇宙观的人。通过时光机,我有机会与这位伟人共进午餐。
   “尊敬的哥白尼先生,您的职业是医生,又用大部分时间在菲劳思泽任职当一名教士,您怎么有时间研究天文学的?”我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哥白尼和谐地说“我在博洛尼亚大学和帕多瓦大学学习和任职期间接触过天文观测等技术,而且我对此很感兴趣,于是我便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观测和推算。孩子,你看过《日心说》这部著作吗?那是我完全在业余时间完成的。”是呀,这是一部享誉世界的巨著,可见我们这位伟人对天文学研究的热爱执着与刻苦努力。
    接着,我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哥白尼先生,您既然坚信《圣经》,又获得过神学学位,为什么还要研究与其教会某些规点相挬的《日心说》呢?”其实这个问题也是世人的困惑。“我一直坚信《日心说》与《圣经》没有矛盾,作为一名教士和天文学者,我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关于我们所生活的宇宙的事实和真相”。这是哥白尼先生给我的答案,原来如此,先生对天文学的热爱与执着来自于这份崇高的信念。
    我不由得肃然起敬,神态也渐渐严肃了许多,我提出了心中最大的困惑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哥白尼先生,既然您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又为什么在古稀之年才决定将《日心说》出版呢?也就是1543年1月24日,您去世的那年才出版的呢?”这时的哥白尼神色渐渐暗淡,他轻轻地说道:“这个问题是我有生之年最大的遗憾。你无法想象,当时教会的权力有多大,他们认为我的《日心说》违背了《圣经》,而且已经有人因为提出违反教会的学说而被处死,我不想步了他们的后尘。因此直到我预感自己大限将至,才决心一定要将其出版,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又有什么好怕的?可是这已经成了我此生的遗憾,要是更早的出版《日心说》,就能让更多人的思想得到解放。”
    啊!人无完人,即便是哥白尼这样的伟人也有遗憾。尽管历史的车轮继续不停地滚滚向前,但是,尼古拉.哥白尼这位伟人对人类,对宇宙的认识的革命却是意义重大,它使人们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这次与哥白尼先生共进午餐,让我受益匪浅。


和曼德拉共进午餐

15届(7)班 陈小蕴
   12月24日,我在脑海中邀请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和我共进午餐。
   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的住所是一栋约二层的别墅。而我正坐在其中一楼的餐厅与他共进午餐。女佣端上一壶咖啡。“需要我帮您倒上吗,阿曼达?”女佣问道。“不用了,××夫人,非常感谢您。”他起身倒好咖啡,“加奶吗?”他问我。“不用,谢谢!”由此我们的对话开始了……
   “据我所知,您十分支持跳羚队,但在您的青年时期,却一直支持与跳羚队的对抗队,为什么如此呢?”我问到。“跳羚队是白人视为珍宝的物品,在当时我刚当上总统,为了让黑人白人和睦相处,我需要更透彻地了解白人,也需要让黑人与白人彼此尊重,所以在当黑人想要废除跳羚队的队徽时,我否决了,尽管只得到了12票的支持,但我希望他们认识到:我们都是南非人,无论肤色!”“但是,纳尔逊先生,”“我更希望你称我为阿曼达,那是我的家族中的名称。”“阿…曼达,那些白人囚禁了您27年之久,您难道不怨恨吗?”“当我从监狱释放的那一天,走出监狱大门,我就意识到如果我不能将过去的仇恨、过去的一切丢在背后,我将永不能看到和平的一天。”“但27年间,您不能与您的亲人相见啊?”曼德拉沉默了。我猛然发觉我触碰了他心灵深处最痛楚最脆弱的地方。“阿曼达,我,对不起,我……”“我有许多亲人,一整个大家庭,我有千万子民!”我看到他沧桑的脸上苍老、悲痛却又倔强骄傲的情态。“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以上仅是我脑海中的情景,19日以前,南非国父就在他的住所里悄然逝世,在此我们缅怀他的宽容,他的和平理念,以及他为南非发展和种族和平文化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和威廉.莎士比亚共进晚餐


15届(7)班 储韵秋
    我将请柬轻轻放入信封,用火漆封口,投入时空邮筒,把它寄到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送到威廉.莎士比亚的手中。
   午餐的地点在16世纪的伦敦环球剧场的舞台的正中央,截至此时,已有许多幕喜剧在这儿演出。看着这个十四面体、砖木结构的建筑,看着观众席正中央女王看戏的位置,不免觉得浪漫无比—这便是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
   忽然听见了脚步声—是莎士比亚!我激动地站起来,望着那从幕后走向台前的身影—挺拔、自信、昂首阔步,一眼就看出那是位成功人士。
   我们打过招呼,在空荡的剧院中央搬了两把椅子坐下,午饭极其简单,只有面包、芝士和肉汤。
   “瞧,这剧场没有人,真安静。”我先发话了。
   “到晚上演出时,可就热闹啦,女王也会来看。每次演出完,我都会发表演讲。”他望了望天,又道,“正午一过,演员们就会来排练,我们可得快些。”
   “今晚演什么?”
   “《爱的徒劳》。”
   这可是他早期喜剧的代表!我这么想着。我又说:“真可惜,我今晚没有时间看。也没有时间体会你独特的语言艺术了。我不得不说的是它真优美而又充满力量!”
   “谢谢。不过你这次邀请倒是打搅了我写诗了。这是我刚刚写的十四行诗。“他呵呵一笑,“是用拉丁文写的。”
   “这倒真是在领略语言艺术的创作过程了!这是我的荣幸。”我又改变了话题:“你什么时候来伦敦的?”
   “大约3年前吧,并不早。”
   “你想念你的家乡吗?”
   “我爱我的家乡,在一个叫斯特拉福德小镇的地方。那儿景色很美好,但怕是到晚年才能回去了。”
   “为什么?”
   “我还要奋斗啊!我的学习生涯并不顺利,小时候就辍学了。”他拿起一块面包放进嘴里嚼了嚼,“我做过剧院的勤杂工、道具负责人、普通的龙套演员,也曾四处游说那些贵族们帮助我实现我的梦想—剧作家的梦想。现在它终于成真了,我不能放弃…”
   他又好像不愿提起他坎坷的人生路似的,又喝了几口汤,岔开了话题,“我还会写很多很多剧本,写一些能千古传诵的剧本。”
   “你以后想写写什么呢?”
   “我想写悲剧,为了纪念我的儿子—哈姆雷特。”
   这时,几个演员跑上来,对莎士比亚说了句,他即刻提醒我:“演员们要排练了,我想你不能再停留了,我们还是可以再见面聊天的。”
   我笑了笑,同他一起收拾好餐具,一起布置好道具,才慢慢离开,回到我自己的时空。我端坐在家中,仔细回味着与他说的每一句话,发现追求梦想、实现梦想、坚持梦想是多么不容易!